“离我们最近的人家是肃南裕固族的牧民,我们世代相处,早已一家亲了。可以说,我们和牧民一起走过了那些‘前怕狼后怕熊的日子’。”护林员杨学高说,每逢遇到节假日,牧民都邀请站里同事去家里做客。“巡山遇上了,他们即使再忙碌,也要抽时间给我们打壶茶,因为他们知道,我们包里背着干馍馍,从早走到晚,经常就着雪水啃干馍。”

大年初二下午5点多,该项目盾构机司机武惠涛开始准备进隧道接班的工具,从隧道口到盾构机有2.3公里路程要走,大概需要50多分钟。随着盾构隧道掘进长度不断推进,武惠涛每次下隧道的时间都会提前一点,而且越往隧道里走温度会越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