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金额很高的份子钱会给生活带来压力,尤其是对于还没有正式工作的学生来说,随一次份子可能把一个月的生活费都垫进去。”聂英感叹。

与之形成鲜明反差的是,一些离职的干部,在反映问题、提出建议时会直接很多。中部一名离职县领导,就以敢言著称。